新站提交

杨雨欣小说的名字叫雷霆之怒,也叫老周老爸与女儿、纯纯昧动等,讲的“爹爹,为什么我们这儿长得不一样啊?”吃过晚饭后,杨雨欣和继父老周坐在椅子上吹电风扇,她盯着继父的xiong膛,再看了看自己xiong前的两片硕大,十分疑惑。

   

 

 

杨雨欣小说全文阅读地址:点击进入

 

 

杨雨欣小说精彩试读:

 

 老周一愣,这妮子,真是心思单菲,这分明是处于发育期,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啊。

    

毕竟是农村人,雨欣虽然上过初中,可偏远的小镇子,思想封建,老师恐怕也不会教这些,加上老伴儿走得早,自己做为父亲,也不好意思给女儿普及这些知识,这才导致了雨欣误把生理反应错当成了生病。

    

做为女孩子,如果不懂得这些,恐怕以后会吃亏。

    

想到这儿,老周觉得有必要教导教导闺女。

    

“雨欣啊,其实这……”

    

可话还没说完,就被杨雨欣给打断了。

    

“完了完了,爹爹,这儿好痛啊,你快看,这是怎么了!”

    

只见杨雨欣惊慌失措的站起身,两只小手抓着衣服,正对着老周,两片高起,上面的两点也悄然了起来。

 

杨雨欣刚准备说话,就看到了父亲灼热的目光,本能的俏脸一红,赶紧低下头。

    

虽然对这些事情懵懂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感觉父亲的眼神很有侵略,仿佛要把自己给吃了。

    

“雨欣,你过来,让爹爹瞧瞧。”

    

老周喉咙一滚,声音都有些沙哑了。

    

杨雨欣乖巧的走过去,站在老周面前,双手还老老实实的抓着衣服,前的两软,距离老周不足十公分。

    

        

他本来是想给杨雨欣普及两知识的,可现在,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改变了主意。

    

“雨欣,你,你哪里痛?”老周紧紧盯着那殷红的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   

热乎乎的气息打在两,杨雨欣躯一,害羞道:“爹爹,就,就是这两个起的小点,有一点点痛。”

    

刚刚隔得远,杨雨欣还不觉得害羞,可看到父亲近距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,她还是会有些忸怩。

    

“要不,爹爹帮你检查检查

 

老周在王秋兰身上,一动也不动,而王秋兰红唇微张,双眼微眯,一脸满足。

    

“妹子,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。”

    

歇得差不多了,老周翻起身,在王秋兰一把,嘿笑着看着她。

    

听到这话,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“死样儿,还不是被你成那样。”

    

说着,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周扫过,芳心不由一颤。

    

这的部位,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!

    

“舒服了吧妹子?以后这方面,尽管来找哥。”

    

迎上老周灼热的目光,王秋兰柔媚一笑,“吴大哥,你今天跑到我家,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?”

    

这话一出,倒是把老周提醒了,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,时候应该不早了,连忙翻身坐起。

    

“妹子,今天就先到这里,日后直接来找哥,哥你意。”

    

说完,匆匆清理了一下,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,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。

    

“吴大哥,那我以后……以什么名义找你呢?”

    

听到这话,老周先是一愣,随后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“简单,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,想找哥瞧病。”

    

王秋兰撇了撇嘴,没说什么,不过看向老周的眼神却有些幽怨。

    

好一个怨妇,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!

    

“妹子,那哥就先走了啊。”

    

老周嘿嘿一笑,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了一把。

    

那绵的感,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。

    

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,并且时候也不早了,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。

    

回到家里,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。

    

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,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。

    

随着时间流逝,夜幕逐渐笼罩大地,整个村子一片祥和,不时响起几声狗吠。

 

 

老周敲了敲烟锅子,从藤椅上翻身坐起,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杨雨欣,“雨欣啊,时候不早了,该做晚饭了。”

    

“爹爹,晚上想吃啥?”

    

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周,杨雨欣有些心疼。

    

雅婷嫂嫂也真是的,涨了就去卫生所看,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,看把爹爹累的,回来就躺在椅子上,一动也动,真是的。

    

“今晚吃点好的吧,爹去杀只ji,咱们蒸米饭吃。”

    

说着,老周从椅子上站起来,向ji笼走去。

    

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,当时还没觉得啥,回来这一躺一歇,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,提不起半点jing神。

    

唉,到底是老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   

在心中一叹,老周逮了一只ji,提着向后院走去。

    

但在经过杨雨欣身边时,她也刚好起身,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。

 

“哎哟。”

    

杨雨欣顿时呼一声,脚下一个趔趄,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。

    

老周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抱住,“你这丫头,都多大了,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,没事吧?”

    

“雨欣没事,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。”

    

杨雨欣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,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。

    

老周顿时一愣,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理期吧?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觉了呢?

    

见老周有些发呆,杨雨欣眉头一皱,突然抓住短袖,一下撩起。

    

爹爹,你快给雨欣看看那里到底咋了。”

    

老周立马当场呆愣,因为杨雨欣竟然什么都没有。

    

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,就这么在他视线中。

    

外形饱满,轮廓圆润,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。